睢縣網

        睢縣最具權威的網絡新聞媒體
        中共睢縣縣委宣傳部主辦
睢縣水城驕子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讀書

梁曉聲聊《人世間》:生活變好了,更要看看從前

時間:2022-02-21 09:54:41  來源:  作者:

“覺得苦嗎?嚼嚼自己咽了。”這是正在熱播的電視劇《人世間》中,演員雷佳音飾演的周秉昆的一句臺詞,道盡人生百味。作為成長于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東北小城工人,他與生活在家鄉這個小社會的親友,和與時代步伐緊緊相扣的幾代人共同構成了人世間最平凡也最不俗的人物群像。

2月10日,我們和《人世間》原著作者、作家梁曉聲做了一場直播。這位古稀之年的長輩,以“我想把從前的事講給年輕人聽”的拳拳之心寫下這個時間跨越半個世紀、三代人的家族故事,自與同為東北籍的導演李路暢談、一拍即合后,又給予了這部改編劇作最大的包容和身體力行的支持。

這些天,他也每晚坐在電視前,與全國觀眾一起追劇。在這場對話中,他從父親參與“大三線”建設說起,念及哥哥的病、弟弟和與工友們的情誼、自己如何在艱難條件下求學、找工作、養家糊口,從當知青時弄丟的幾本書到“上山下鄉”時的每月工資等種種細節,無一不是那個年代普通老百姓一輩子的生活縮影,而這也將是我們理解劇中角色、理解自己的父輩和祖輩的重要索引。

以下為本場直播的文字實錄。

01

生活中還是好人多

鳳凰網讀書:您最早為什么會寫《人世間》這樣一本書?

梁曉聲:這也是李路導演見到我之后提的問題,我告訴他最初只是一些個人情愫。我的父親是“大三線”建設工人,從50年代中期就離開家了,每隔幾年才回一次,后來他探家的時候,我又下鄉了,不能回家。實際上我曾經是一個和父親見面次數很少的少年,寫這本書是想彌補感情上的缺失,尤其是父親去世后,我總覺得要用文字致敬一下他們那一代工人。

還有一種情愫是,后來我和大弟弟都下鄉了,家里只有母親、哥哥、一個妹妹、一個小弟弟。我的哥哥患有精神病,所以小弟弟承擔的家庭重擔可能比我和大弟弟在下鄉的邊疆承擔的更重一些。這些留在城市普通勞動家庭的青年,在我們的文學、戲劇、影視劇畫廊中幾乎是缺失的,他們被表現得非常少,是沉默的一代,那么我就為他們寫本書吧。

《人世間》,梁曉聲著,中國青年出版社

《人世間》,梁曉聲著,中國青年出版社

還有一點,原著中寫到共樂區,也就是光字片,光字片是一個當年臟亂差的街區,僅在哈爾濱市這樣的街區就大約有十幾個,那么這些街區的這些普通家庭,我覺得我作為作家,有責任為他們做一種時代的記錄。雖然街區是臟亂差的,居住的環境是逼仄的、狹小的,但是那些父母們依舊培養出來了優秀的、品性良好的一代青年,小說最初的名字是《共樂區的兒女們》,意思其實就非常明確了。

還有就是回望我走過的路,我覺得有那么多好人幫助過我,就像原著中的周秉昆,遇到了很多好人。所以我也要把自己對這些與我有緣、于我有恩的好人的感恩記錄下來。我看生活恐怕還是好人多,這是我對生活本質的一種堅信。

所以李路導演問的時候,我就這樣回答他了。我也反問他,你為什么要把這樣一部作品拍成電視劇呢?因為找他的人很多。他說,我對工人題材有感情。他說這話的時候大動其情,說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東三省是中國的重工業基地,所以他經歷了大型國企蒸蒸日上的時期,見證了工人作出的貢獻和轉折時期的下崗,他也有少年和青年時期的伙伴是工人家庭子弟,對他們有感情,他對中國工人階級面對陣痛時的堅韌性是心懷敬意的。我們倆立刻在這一點上達成了一致。

鳳凰網讀書:雷佳音飾演的秉昆,是您心中的秉昆嗎?

梁曉聲:是的。秉昆和他的工友——“六小君子”之間的關系,就是我的小弟弟和他當年的工友們的關系。這種關系可以維持多久呢?從那個年代一直維系到現在。

去年,我痛失了三位親人,小弟弟去世,他的愛人去世,他的愛人是兵團戰士,是北大荒知青,我的三弟妹去世,她也是北大荒知青。我的小弟弟去世之后,他當年的朋友依然和我們家、我小弟弟的兒女有聯系,我也給他們回過短信,說小弟雖然走了,你們依然是二哥(指自己)的朋友,依然是梁家的朋友,你們有什么困難就來找我。另外,我和我中學時期的那些同學們的友誼,也是維系到今天的。

鳳凰網讀書:是持續一生的友誼。

梁曉聲:可能是特殊年代(的關系),大家從小就生活在一個院、一條街、一個廠,關系就始終維持著。今天大家的工作變動大,在一個單位幾年,可能就要走人,對吧?

電視劇《人世間》海報

電視劇《人世間》海報

鳳凰網讀書:對。我的領導看這部劇的時候,看到秉昆入獄后寫了張紙條,上面寫著很多人的名字,他告訴鄭娟,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可以找這些人幫忙。她就跟我說,反觀我們現在,可能一下班、一關手機,就聯系不上了,再也沒有以前那種人和人之間樸素、密切的聯系了。

梁曉聲:還是生活形態改變了,這種改變所導致的現象,不僅僅是中國現象,是普遍現象,這實際上是人類步入現代生活之后的代價。

鳳凰網讀書:所以應該也不是說以前的人更重感情,而是環境發生了變化,人也不得不發生一些變化。我自己就有感觸,我身邊有很多年輕朋友,他們都是寫作者、小說家,我發現他們的一些作品里……

梁曉聲:城市孤獨癥。

鳳凰網讀書:對,您說得特別對。他們的作品里經常有一種失落感,但他們也不能很明確地說出來到底失落了什么,其實就是內心孤獨造成的。

梁曉聲:你們女孩子有個詞叫“閨蜜”,但是真要有一個“閨蜜”是多么不容易。男孩子的話,是“哥們兒”,對吧?說真的,在現代大都市的生活中,能有幾個好哥們是多么不容易。因此年輕人更多是看到六、七十歲的父輩和母輩經常聚在一起,那是從前的生活形態所造成的。

但是我個人覺得,當代年輕人要學會抵御孤獨的本領,進而達成可以享受孤獨的境界。你不必和許多人說過多的應酬話,你也不必參加那么多的活動,你先建立好和自我的關系,和世界的關系,和一本書的關系,和電視里播放的一部電視劇或者電影的關系,和你養的寵物小貓、小狗的關系,和一盆花的關系……我個人是很享受這樣的狀態的。

我一直覺得即使在今天的社會環境中,獲得友誼也一點都不難。只要你真心對別人好,任何一個思維正常、心靈正常的人,都立刻會感到你的好感,沒有人會因為你主動以溫暖之心對待別人,而非要跟你老謀深算一下的。

02

生活變好了,更要看看從前

鳳凰網讀書:您看電視劇的時候有什么感受嗎,覺得演員們演得怎么樣?

梁曉聲:我和大家一樣,這兩天在追劇,我覺得所有演員都很好,雷佳音演得非常好,小秉義、小周蓉、小秉昆這三個孩子的表演也很好。

我還想談一談對于另幾位演員的看法。比如說宋春麗和郝冬梅,母女倆因為從周家回來沒照相,吵了一架,這場對手戲里,她們的表演都是一流的。我們看老演員的表演,宋春麗,她沒有哭出聲,沒有淚,但她用表情表演,嘴張開又合上,包括咽喉的蠕動、面部肌肉的反應,我覺得都屬于表演藝術家的水平。包括鄭母那一跪,我也看得眼淚幾乎要流下來,她的年齡比我們還大,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不止一次。

我內心很感激這些老演員的付出,包括演周母的薩老師、演周父的丁老師。因為我已經先入為主,內心有了我的父親和母親以及同學們的父親和母親的形象,覺得那一代人是消瘦的。我們也有同樣年齡的偏瘦的男演員,但未見得有工人氣質,穿上工作服也看不出來有一身力氣,我們再看丁老師演的周父,真的是一個有力量、能承擔、如山的父親的形象。

我還想說秉昆的那些哥們兒,德寶、肖國慶、孫趕超。我看樣片的時候還突然發問,我說他們是演員嗎?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一個小伙子怯怯地說,梁老師,他們都是演過大主角和大配角的,我說,我問這話不是否定的意思,我是覺得他們怎么那么像那個年代的年輕工友,一下子使我熟悉起來,想躍入屏幕跟他們喝點酒,聽他們侃大山。嚴格地說,他們(在電視劇里)也都土得掉渣,對吧?

《人世間》中的“六小君子”

《人世間》中的“六小君子”

鳳凰網讀書:所以當您提出“他們是演員嗎”這個疑問的時候,其實是對他們表演的一個特別高的評價。

梁曉聲:對。還有郝冬梅她父親,郝省長,我們的觀眾對他有很大的誤會。其實他一直很糾結,因為自己不可以經常出入“光字片”的親家家,這是不妥的,他的親家也不可能經常到他那里去,如果被街坊鄰居們知道了,很不好。

那個年代,我們如果知道誰家的親家是省長,而且走動頻繁,關系還那么好,那這家的日子就別過了。所以冬梅的父親想到了這一點,他跟冬梅的母親說,寧肯我們被議論得多一點,也要讓周家過消停的日子,你把這個意思跟秉義和冬梅說一下。宋春麗作為冬梅的母親,也一直很糾結,究竟先跟誰說這話呢,如果跟女兒說,容易讓女婿誤會,最終她是到自己快逝世的時候才說。

所以這件事我要解釋一下,我覺得大家可能沒看到。這是我劇透了,因為郝省長是原著中沒有的,是后加的,原著里只有冬梅母親,她是坐輪椅的,她不來親家家里是可以理解的,那種小車也進不來。秉昆的爸爸又是老工人,有自己工人階級的清高,也不主動去,兩家的關系就有種疏離感,僅此而已。

但這里有一個問題,本劇既然叫《人世間》,應該有一位職位較高的干部形象出現,所以從這一點上看,加入這個角色是對的。

鳳凰網讀書:而且他也發揮了體現不同階層之間的對撞的作用。

梁曉聲:對。

鳳凰網讀書:剛剛有一個網友說,梁老師可以演周家父親,我要透露一下,梁老師在《人世間》里是有出演角色的,大家很快就會在電視劇里看到。

梁曉聲:這是我第一次出鏡。

我在北京電影制片廠工作了12年,在中國兒童電影制片廠工作了13年,加起來25年,有過很多上鏡的機會,曾經有人動員我演聞一多,那太有壓力了,我連想都不敢想的。馮小剛和葛優他們還請我吃過飯,那時候讓我演《手機》里的一位教授,我想了想,我是絕對不敢考慮正宗的角色的。

我在劇組探班的時候,正好第二天要拍周秉昆上法庭,導演不滿意法官的形象,就一邊吃餃子,一邊看著我說,要不梁老師試試?我當時斷然地說,絕對不考慮。但是導演幾乎是“綁架”著說,就這么定了,給梁老師臺詞,說完就走了,還特別告訴副導演,這件事就這么定下來了。

他走了,我怎么辦?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好在我的大多數臺詞是讀判決書。這是我第一次出鏡,我很不愿意看那一集,難以接受自己以一副老樣子出現在那么多人面前,而且出現在屏幕上,這真是一場災難。

鳳凰網讀書:但我們的讀者很期待您的出鏡。我看雷佳音接受采訪還說了跟您對戲的事情。

梁曉聲:對,我始終有一個困惑,就是為什么演員一進入拍攝場,就直接進入角色了,就會流淚,就會動感情,純粹是因為專業嗎?雷佳音跟我解釋過,小宋佳也跟我解釋過,說是受氛圍影響,當你進入了那個氛圍,周邊的演員一和你交流,你立刻會被帶入。我當時坐在那,一看秉昆進來那個垂頭喪氣的樣子,也被那種氛圍帶入了。所以是雷佳音首先看到我眼圈紅了,然后導演立刻提示,梁老師注意,你是法官,你不能動感情,我立刻又收回來了。

鳳凰網讀書:我在彈幕上看到,大家說這部劇最好的一點是拍出了人民性。

梁曉聲:對。毛主席曾經說過,人民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為什么會這樣說呢?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他們的歷史中都有英雄人物,尤其在國家、民族命運低落的時期,受外力侵略的時期,有那么多優秀的兒女為自己的國家和民族去抗爭,去奮斗,他們中絕大多數人,至少一半以上的人,都來自普通勞動者家庭。

《人世間》中的周秉昆(雷佳音飾)

《人世間》中的周秉昆(雷佳音飾)

如果把中國歷史向前推到抗日戰爭時期,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為我們的民族和國家做出犧牲的優秀的中華兒女,一半左右出身于普通勞動者家庭。如果把歷史向后延續,我們也可以相信,如果我們的國家又受到外部勢力的挑戰,也同樣會有那么多的好青年為國家繼續奮斗,這些人還是有一半左右會產生在普通勞動者家庭。

那遠的不說,再看和平時期的現在,我們優秀的科學家、醫生、教師,80后的男孩女孩,在航天、航海、橋梁建設、道路建設,包括青藏公路等等這些宏大事件中可歌可泣的兒女們,絕大多數也生活在普通勞動者家庭。

我們從此看到了民間本身就像土壤,哪怕是參天大樹,也是從土壤中成長起來的。

鳳凰網讀書:還有一個我們比較好奇的是,比如周秉昆幫忙給鄭娟送錢,每個月35塊錢,這些錢在當年大概是什么概念?

梁曉聲:是這樣的,我上小學的時候,學費是每學期5元錢。但那時我母親要找街道主任、公社辦證明,拿到區里蓋章,讓我成為一個免費生。我小時候非常不理解,覺得作為父母,怎么5元錢都沒有呢?因為開學第一天要收學費,我非得告訴老師,我媽媽在幫我申請免費,這很傷一個小孩子的自尊心。

我在中學的時候也是享受助學金的學生,3.5元。當年的哈爾濱市,個人日常生活費用在8元以下,就可以作為困難戶,向政府申請補助,給一個人的補助一般是5元、10元,那么像鄭家,如果有一個孩子的話是四口人,就可以按四八三十二、四九三十六來算,還是可以享受到一些貧困補助的錢的。我當知青時,工資是41元8毛6,如果星期日加班,還要有加班費,我每個月能為家里寄20元,這對于改善一個家庭的經濟生活環境還是起到了非常重大的作用的。

鳳凰網讀書:我這兩天一直混跡于豆瓣小組,好多人說他們是跟著父母一起看的,并且他們說看完電視劇后,對父母連家里的紙殼子都不舍得扔這種情況也有了更多的理解。

梁曉聲:對,這是特殊年代在父輩身上遺留的痕跡,包括我身上依然有這種痕跡,今天的包裝紙盒,我也不愿扔啊。我現在還是用紙筆寫作,原來用稿紙,現在是A4紙,如果上一半寫錯了,我就用剪刀剪下來,把剩下的一半紙留起來。我舍不得扔掉。它是多么白、質量多么好的一頁紙啊,真的不忍心拿它當廢紙。我們上學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這么高品質的一張白紙。

梁曉聲與父親

梁曉聲與父親

鳳凰網讀書:因為我們現在的生活條件雖然更好了,但物質匱乏的年代其實并沒有過去多久,對吧?

梁曉聲:中國人過上好生活應該是從九零年以后開始的,那真是幾年一個臺階,大多數人的生活更好了,但是鋪張浪費、奢侈現象也很嚴重,所以看看從前還是有必要的。

03

善良,是為人的第一標準

鳳凰網讀書:有個網友提醒我們,今天晚上央視正在播的第一集已經播完了,所以現在很多人正在一邊看電視劇,一邊看我們的直播。然后我其實蠻想跟您討論的一個劇情是關于周蓉的,現在豆瓣小組也好,彈幕也好,普遍對她是批評的態度,覺得周蓉太自私了。想請您聊聊這個角色,您在小說里最初是想把她塑造成一個什么樣的形象?

梁曉聲:原著中周蓉這個角色所占的文字比重是很多的。她是那個年代有獨立思想的人的一個代表,雖然擺脫了家庭關系,但和社會發生了更密切的關系。她還去了法國,因為馮化成把她的女兒帶到了法國,她要把女兒追回來。

但是疫情來了之后,別說去不了法國巴黎拍攝,就是在國內找一個這樣的地方也不行了,有一個時期,劇組差不多是被封閉在吉林市出不來的,而這個劇是不能停止的。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周蓉是一個不完整的人物形象,但是我個人認為宋佳是非常優秀、聰明的一名演員。

我在探班的時候就忍不住跟小宋佳說,你的形象一定會受損,但是你要盡量在家庭和同事關系中起到一種作用,這和秉昆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樣的。她接受得很快。比如說晚上周家的兒女們和父母躺在一張炕上,睡不著聊天,談到了爸爸最愛誰,這個父親就說了一番話,之后周蓉就說,咱爸就是老狐貍,這是劇本里沒有的。比如說一家人談到養口福還是養心智的時候,秉昆說,我就指望著哥哥姐姐為咱們家長臉唄,然后周蓉說了一句,長肉吧,這個作為姐姐的調侃,也是她現場發揮的。

但是我覺得非常遺憾,給她能發揮的空間還是太少了,但是她把見父親那一跪表現得非常好。周蓉更直接地參與到了關心國家前途走向的大環境中,所以她在格局上應該比秉昆要大。

《人世間》中的周蓉(宋佳飾)

《人世間》中的周蓉(宋佳飾)

鳳凰網讀書:這本書的最后,周蓉寫了一部小說叫《我們這代兒女》,講到大哥和大嫂的婚姻愛情,其中有一句話是“婚姻的關系自然是有緣分在起作用的,所謂緣分乃是由家庭的社會等級作為前提的,超等級的緣分不具有普遍性”,您怎么看婚姻和社會等級的關系問題?

梁曉聲:我的看法已經寫在書里了,正因為現實生活是這樣的,我們才有灰姑娘的故事,而灰姑娘的故事一定只是故事。

當然,大千世界,個案總是有的,比如英國的王子,他們可能也會和平民女兒婚戀。但更普遍的狀況是什么呢?有個民間說法是最樸素的道理,叫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比如像我這種人就不適合和形象很好的女演員生活在一起,因為她們一定會在家庭關系和夫妻關系中把自己擺在有理由受寵愛的位置上。我現在老了,就算我年輕的時候,也是覺得自己和文學的關系也很重要,對吧,誰把誰更在乎一點呢?

所以說,有這樣的關系,也不一定會有良好的結果。我也透露一下我的個人經歷,咱們也是在電影廠工作過的,那個時候有人給我介紹過女演員,但我在這一點上理性到極點,我會對自己說,這就是不適合的。

鳳凰網讀書:網友都說您是人間清醒的婚姻觀。

梁曉聲:我在許多方面都是極其清醒的,而且是極其不自私的。所以我也不太理解現在的年輕人。

鳳凰網讀書:都有哪些不理解?

梁曉聲:這樣說吧,我上的是復旦大學,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學校老師動員我,希望我留校,但是我的表態是不留,我要回家,我父親、母親年紀大了,生病的哥哥也在家,我還有弟弟妹妹,我是無形中的長子,只有我回去,這個家才有了定心丸。但老師告訴我,哈爾濱那邊沒有工作崗位,只有北京有,我就去了北京,到了文化部,在那里我還問,能把我調到哈爾濱嗎?現在的年輕人會這樣做嗎?

鳳凰網讀書:應該不會。

梁曉聲:你說不會是因為他們沒有我這樣的家庭,如果他們也像我一樣,他們還是不會嗎?如果還是不會,憑什么批評周蓉是自私的呢?你看我們剛才還在抱怨,現在沒有朋友了,可是如果你對親人都不能做出一點犧牲,你憑什么希望生活中有那么多朋友?

我曾經在一個場合和讀者對話,我說,我是我們學校第二批上山下鄉的,破釜沉舟也要去,為什么?為了把那筆錢掙下來,給爸媽花,就這么簡單。有人問我,后悔不后悔?我說這有什么后悔的?我反問他,你會嗎?他說,堅決不。那我們和這樣的人有什么繼續聊下去的必要呢?

我們剛才談到交朋友,當你感覺到一個人是這樣的,哪怕聽他跟別人說這樣的話,也立刻要在自己心里把他pass,不允許這樣的人進入自己的人生半徑。如果還想和這樣的人交朋友,希望這樣的人成為你的貴人,這本身是下賤。

鳳凰網讀書:您是一個道德感很強的人。

梁曉聲:沒有,這不是太下賤了嗎?哪怕這樣的人有機會提攜你,也不可交。因為我們交朋友,不是要交對我們利好的人,這是兩回事。

鳳凰網讀書:看劇的時候,我也在看您的散文,發現有一些情節是相通的,比如電視劇里的哥哥姐姐要去當知青了,他們在家里留了一箱書,好像這也是您自己的經歷。

梁曉聲:對,我曾經有過一箱書,有我哥哥留下的書,有我自己租的小人書,以及我有了錢后買的成人書,大約有三十幾本吧。我臨走的時候把它們鎖在了一個小木箱里,推到床底下。但是下鄉之后,因為家里生活困難,母親也忘了,有一次下雨發水淹到了家里,那個箱子就被水泡了,書也都泡壞了。

談到書還有一件事,就是我當知青的時候,到佳木斯市的兵團總部參加創作學習班,我有一個表哥在佳木斯市,我就去了他家,發現他有那么多名著,包括《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悲慘世界》、《基督山伯爵》,還有《靜靜的頓河》,還有《苦難的歷程》等等,我全都用皮包拎回去了,那件事使我的表哥震怒,因為那也是他的財產。表哥還親自給我寫了好幾封信,說你拿走就拿走,但一定要保護好。

后來我回到團部的時候,這些書都放在桌上,我只不過去了一次廁所,回來的時候書沒有了,都是我的報道組同事們拿走分掉了。

《靜靜的頓河》, [蘇] 肖洛霍夫,金人 / 賈剛 校,人民文學出版社

《靜靜的頓河》, [蘇] 肖洛霍夫,金人 / 賈剛 校,人民文學出版社

鳳凰網讀書:那您把書要回來了嗎?

梁曉聲:我當時問了,但大家都不理我,都裝出與此無關的樣子,可見書在當時是多么稀缺。在那個年代,讀過一些書的人和根本與書絕緣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時代態度。

鳳凰網讀書:當時全國能拿到的外國名著,加在一起可能也不超過三四十種,所以當時的文藝青年,是極可能把他能看到的所有書全部看完的。

梁曉聲:對,好處是它都是名著,而且沒有選擇的困惑。

鳳凰網讀書:像我們現在可以看的書太多了,根本看不過來。正好這個節目還有幾分鐘時間,也想請梁老師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現在在讀什么書?

梁曉聲:從疫情開始,我就把剛才說的世界名著又重新讀了一遍,又想到一些問題。比如雨果《悲慘世界》里的冉·阿讓,他是一個苦役犯,但他后來成為了一個那么善良的人。我們的問題是,一萬個有冉·阿讓那樣經歷的苦役犯中,有幾個人能當上市長,還會為了芳汀這樣一個女子去救珂賽特,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答案可能是沒有的。

那作為智商應該在我們之上的作家,雨果為什么這樣寫?他是一個相信人性美好的理想主義者,理想到那么迫害冉·阿讓的沙威,差點從鐘樓頂上滑下去,他也要讓冉·阿讓伸出一只手把沙威拉上來。這意味著那些文學先賢對于人性善好是多么執拗,一定要把它擺在不可動搖的位置上。我們因此得出的結論是,只有把它擺在那,它才存在,才會影響我們,使我們不走向善好的反面,這也是我們感謝文學的一方面原因。

《悲慘世界(1958)》

《悲慘世界(1958)》

鳳凰網讀書:所以您也特別想在文學中呈現善這一面,您覺得善良是最重要的,對嗎?讓我想到那句很著名的話,最要緊的是我們首先應該善良,其次要誠實,然后不要互相遺忘。

梁曉聲:對。我們判斷一個人,這是第一位的,如果覺得雖然他不善良,但他有才華,有能力,有家庭背景,是江湖人,是社會人,我們只要跟他好了,我們就會怎么怎么樣,那是不行的。不要忘了善良,如果覺得利用和一個不善良的人的關系就能達成人生上升目標,那太沒出息了。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睢縣網”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版權均屬于睢縣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睢縣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本網未注明“來源:睢縣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③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一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睢縣網聯系。
電話:13837022828 電子信箱:sxwlk@163.com sxwangfangyong@163.com
成年美女啪啪拍网站免费vip